每日资讯网-中国领先的新闻门户网站
每日资讯网-中国领先的新闻门户网站
热门搜索:  云集品  GMQ  李曼华  养老  养老资讯

科技时代下成长的童年:教育电子产品更新换代

导读:小孩子是个天生的企业家,平板、智能手机才掀起盖头,就被他们盯上了。而他们曾经的伴侣教育电子产品,在被横刀夺爱之后市场迅速萎缩,正一批一批地死亡。 晴晴今年只有7岁,

小孩子是个天生的企业家,平板、智能手机才掀起盖头,就被他们“盯”上了。而他们曾经的“伴侣”——教育电子产品,在被横刀夺爱之后市场迅速萎缩,正一批一批地死亡。

晴晴今年只有7岁,但却是个数码潮人。她平时最爱用iPad与陌生人聊天,在微信上,她会用“what is your name?”与老外聊天,也会用“can you speak Chinese?”让老外说出一口结结巴巴的中文。

晴晴的妈妈非常惊讶,因为这些功能她都半会不会。她们家现在已经没有学习机等电子产品了,“现在谁还用这玩意儿呀。”晴晴的妈妈说。一方面,女儿的机灵让她骄傲;但另一方面,她又时刻牵挂着女儿的学习。

“我爱你,你爱她,她爱他”,儿童电子教育产品的处境与歌词一样:平板、智能手机流行了,儿童就抛弃了传统教育电子。在潮流面前,儿童的脚步并不比慢。

复读机、电子词典、学习机……科技的更新速度,让它们从一张名单转移到了另一张名单上。在儿童眼中,它们曾备受青睐;而现在,它们正在被遗弃。

智能手机时代,儿童电子教育产品的命运并未好过非智能手机。“国内早教市场大部分还停留在低端数码产品形态,如点读笔、故事机等。”卡布休营销总监吉登高表示。这些产品具有一个共性,那就是功能单一,扩展性不强。

从技术上来说,它们与智能手机、非智能手机所处的时代一样。以电子词典为例,市场价一般为300-500元,普遍仅具有查字典、背单词的功能,这样的产品价格低廉,消费能力弱的用户多会考虑。

其实,要把硬件做上去并不难,传统电子教育生产商,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近两年,好记星、步步高、读书郎都相继推出了各自的学生平板(电脑)。单从硬件配置上看,这些产品与市面上流行的平板电脑差别不大。

但这并没有解决电子教育产品的危机。“电子教育产品只是载体,技术门槛有限,容易被复制。”中国儿童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张远萌表示,电子教育产品的内核在于内容,而不是硬件。比如说iPhone手机,真正维持用户黏性的是庞大容量、不断更新的app store。

苹果app store一直在“骑火箭”。2008年7月,app store推出,初始只有800款应用;2009年4月,下载量突破9亿次;2011年1月实现100亿次;2012年3月下载量突破250亿。据苹果官网显示,app store目前的app数量达到了500000个。

而在内容上,国内的电子教育产品依旧是“各自为政”。“大多数品牌用户只能使用产品中自带的、公共网络上的内容。”张远萌表示。苹果用户有一个集成的app store,用户有N个分散的“Google Play”,但儿童电教产品好像什么都没有。

与诺基亚有点相似,儿童电教产品也是换壳不换“芯”。2005年,电教产品市场大热。7年过去,这个市场由热转冷,目前屈身在大品牌(苹果、三星等)空隙中。科技的升级,脱去了它们7年前的外套,但它们依旧保留着7年前的思维。

中国儿童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张远萌:的儿童教育电子产品,没有能力(也没有必要)建设一个先进的、国际化的、有影响力的高容量内容平台。所以,如果没有政策强化支持,或有实体学校和课程作为背景,恐怕只能填补大品牌的市场空隙。

淘米科技公关经理曲元元:这是科技发展的脚步,平板电脑给了孩子另一种选择,而不是取代儿童教育电子产品,并不是有了平板就不看书,这是不矛盾的。家长把自己的iPad分享给孩子不是坏事,我们该做的是如何去避免不好的情况发生。

卡布休营销总监吉登高:这个市场依然存在,因为价格比较便宜。任何教育产品都是随着技术发展而更新换代,从当年的复读机到后面的电子词典,从低端的学习机再到现在学生电脑,儿童平板也是一样,也会取代以前落后的技术。等到儿童平板也卖到几百块钱的时候,它们就会活不下去。

与平板电脑技术相比,传统ELP(电子教育)企业反应有些滞后,而且这些产品有一个共性:用户买了之后,感觉价值感不强。“这类企业虽然一直在研发新技术,但总体来说比较落后。”卡布休营销总监吉登高告诉笔者。

儿童学习电子产品的惯例,就是比同类电子产品昂贵。“有些标价2000多元的学习机硬件成本就值300-500元,他们喜欢依靠品牌、内容来忽悠家长。”吉登高个人认为,品牌广告覆盖了这类企业的大部分利润。

作为一家传统ELP企业,橡果国际移动学习部市场总监林浩不太赞同这种观点,“我个人认为,学习电子产品比同类产品贵,主要是因为内容版权成本。”他表示,好记星(橡果国际旗下品牌)每年都会与内容提供商签订协议,一年的成本就是好几千万,硬件成本只是所有成本中的一部分。

一些业内人士分析,这种运营方式确实存在,其中以步步高为典型。步步高点读机、步步高音乐手机、oppa音乐手机……有报道,步步高每年的广告投放量或突破10亿。

科技的升级换代,未能让学生平板从“全能学习机”的思维中出来。传统ELP(电子教育)企业虽然能做出几款与iPad外形相似的学生平板,但在内容上却依然乏力:教学视频、教辅教材、电子词典以及少量的学习工具……

“内容不能全是学习,要有拓展性,老玩一个东西,孩子肯定会烦。”卡布休营销总监吉登高认为,如果没有一个像苹果、谷歌内容可以随时获取的应用平台,这种产品将很难存活下去。但建立一个儿童专属应用平台,难度不小。

中国儿童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张远萌并不看好这种尝试:“的儿童教育电子产品,没有能力(也没有必要)建设一个先进的、国际化的、有影响力的高容量内容平台。”在她看来,唯有依靠政策强化支持,或实体学校和课程作为背景,儿童电教产品才会有出。

做儿童“app store”确实是一个,但是仍有不少公司在尝试:淘米、欣博阅、智童科技、七彩乐园……淘米科技公关经理曲元元认为,儿童的需求与不一样,有适应儿童产品的内容很有必要。

淘米科技最受人熟知的产品是摩尔庄园,是一款专为6-14岁儿童设计的网页游戏,同类产品还有赛尔号、功夫派,总体活跃用户约为3000万。移动互联是个全新的领域,淘米的内心感到“很紧张”。

在移动互联网,淘米一直在开发儿童专属的内容平台。“我们编辑了许多适合孩子们的游戏和软件,用户通过终端就能下载。”2011年10月,淘米推出了第一款移动app产品——摩尔庄园,随后开始与诺亚舟-读书郎等硬件生产商展开合作。

在产业的另一头,一些硬件提供商也开始调整方向。卡布休营销总监表示:“我们公司原来是做硬件的,现在增加了内容团队。”今年3月,卡布休推出一款Tapkid儿童平板电脑,他们将其定义为“平板电脑进入电子教育行业的产物”。

与苹果、相似,卡布休开发了一个儿童应用市场,里面有7000多种应用。“一部分由我们的团队开发,一部分我们会花钱购买,比例大概是1:1,app数量每个月以几百的速度增长。”这个应用市场内置于卡布休平板电脑,版本面向苹果、系统,不同终端的用户都能通过网络下载。

儿童电教市场一直为“大品牌”所不屑,硬件上是,内容上也是。它没有一个像苹果拥有海量内容的“app store”,它只有一些“小公司”在缝隙中踽踽独行。它们做的斗争与国产“山寨”手机一样:对手很强大,处境很。

资讯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