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资讯网
每日资讯网
热门搜索:  ZK1kF3GP

想访问A网站却被强制打开B网站 上网被劫持怎么办?

导读:随着互联网治理的深入,网络在逐步改善。但据用户最近的反映和记者的调查,浏览器主页劫持流量劫持等现象依然,损害着广大网民的权益。在复杂的互联网技术面前,用户仍居弱势

随着互联网治理的深入,网络在逐步改善。但据用户最近的反映和记者的调查,“浏览器主页劫持”“流量劫持”等现象依然,损害着广大网民的权益。在复杂的互联网技术面前,用户仍居弱势地位,不时技术霸凌、个人隐私被和网络安全风险等问题。

在网上的各类计算机论坛、百度知道、知乎等网站上,这种关于浏览器主页被劫持的帖子比比皆是。“浏览器主页被毒霸网址大全无法修改怎么办?”“大家对于搜狗输入法劫持主页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浏览器主页被劫持为 Hao123怎么办?”“浏览器主页被2345劫持如何处理?”……

令很多网民无可奈何的“浏览器主页劫持”,长久以来一直是互联网安全的。记者在百度搜索框内敲入“浏览器主页”,马上就跟随显示“浏览器主页被强制更改”和“浏览器主页修改不过来”的搜索提示。“浏览器主页被强制更改”的百度搜索相关结果超过2000万个,“浏览器主页修改不过来”的搜索结果也超过2700万个。

浙江大学网络空间安全学院研究员周亚金介绍,从最简单的一次性修改主页地址,到通过插件修改,甚至通过修改系统设置来实现,“浏览器主页劫持”根据“来源”可分为多类。第一类是正规互联网公司的应用软件。安装安全软件或应用软件时,未经任何提示完成安装后,浏览器主页地址也随之被修改为相关网址或网页。一些浏览器软件在安装过程中,“默认……为浏览器主页”的提示文字标在不起眼,或是默认打钩,如果用户没注意,很容易就被替换主页。

第二类是由于某些第三方工具软件的安装导致。这类软件通常会安装浏览器和游戏,并默认设定新的目标主页。即便是安装过程中弹出“是否同意用户协议”的窗口,由于协议冗长,用户很少会看全或者根本不看就点击“同意”,从而导致主页设置被更改。专家认为,这些含蓄的行为也可认定为“浏览器主页劫持”。

在技术专家眼中,包括“浏览器主页劫持”的互联网技术霸凌行为不在少数。周亚金举例说,包括通过网页弹窗的方式向用户推广广告的新闻页面,普通用户不知道如何关闭;通过一些性和性文字如领取红包等来用户下载应用或者分享链接,乃至获取用户的地理;通过比较隐蔽的设置(用户难以看到的地方)默认软件的安装。

不仅是个人电脑,智能手机等移动端也有类似现象。网民反映,有的手机装机自带一堆软件,用户不需要也无法卸载。最为人所诟病的就是APP获取权限范围过多过泛。实际上,许多APP声称要的权限与其功能根本无关,如APP要掌控用户的通讯录或是电话权限等。

专业人士介绍,从简单到复杂,一般有几种“救回”主页的办法。适用普通用户的,包括重启电脑、卸载软件、浏览器重新设置、杀毒等。但不少用户反映,这些方法无济于事。相对需要专业知识的,例如在安全软件的浏览器功能中设置浏览器主页锁定,找到并修改系统的注册表,清除开机时自动启动的恶意程序,修改桌面上的浏览器快捷方式属性等。但对部分网友来说,依然解决不了问题。

就修改主页来说,通过软件里混入代码、攫取权限、利用漏洞等都可以实现。专家介绍,很多情况下,按照网上摸索出来的攻略能够将浏览器主页修改回来,但对大多数普通用户来说,光是“任务进程”“注册表”这些概念就已经够难懂,像“卸载驱动精灵需要先在任务管理器里杀掉进程,粉碎文件夹如果失败可以先将子文件强力删除”这种话,更是不知所云。

但许多时候,这些改回主页的办法也不管用,即便是恢复最初设置,又会被改回去。中国科学院信息工程研究所副研究员刘奇旭说,这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很多“浏览器主页劫持”都是通过恶意软件或者插件完成,不将其清除,主页还是会被改回去。一些软件会在后台当前浏览器设置,一旦发现设置被重置,会重新劫持主页。还有一种方式是通过用户的家用由器来劫持主页,不需要修改用户电脑设置即可进行,非常隐蔽和难以消除。

“能让用户察觉到的浏览器主页修改,还不是最的。”一位软件工程师说,最恐怖的在于那些用户根本察觉不到的互联网技术霸凌。他举例说,“挖矿木马”(在用户电脑里植入并赚取比特币的病毒程序)在2017年采用的是低级版本,当用户电脑被感染后,能够感觉到电脑运行速度变慢。但到了2018年,“挖矿木马”升级后,变成白天不运行,用户晚上合上电脑后才开始运作。“用户毫无察觉,但其实已经被偷走了流量和资源,一直被‘’。在互联网上,用户在复杂的技术面前往往是弱势的一方。”

工业和信息化部赛迪研究院电子信息研究所副所长陆峰说,首先会给用户带来使用不便和糟糕的体验,增加不必要的麻烦。“我本来习惯访问的是A页面,但被劫持之后就锁定到B页面。有的网民更喜欢简洁的主页,也不需要在首页上设置密密麻麻的网站。一旦被劫持,原有的使用习惯改变。往往这种主页上会有许多弹窗广告,导致用户体验变得糟糕。”

其次是由于个人数据被持续收集,容易导致用户隐私泄露。刘奇旭说,浏览器网页所用到的“Cookie”是网站常用的用户和识别技术。用户使用浏览器浏览网站内容时,网站可以在用户电脑本地存放Cookie,以识别和记录用户的登录、浏览和购买信息。“而一旦被的人收集和掌握,你上网的偏好、关注的话题、购买商品情况等相关信息都有可能被收集,然后被‘画像’。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你在网上搜索了什么商品,然后满屏都是相关的电商广告。”刘奇旭说。

安全风险则是专家们认为的最大危害。陆峰表示,安全隐患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对用户个人来说,浏览器主页被劫持,那么个人电脑中就有极大可能存在恶意软件或病毒,存储在电脑上的资料如银行账号、密码等可能被窃取。另外,如果主页被黑客劫持,进入到一些恶意网站甚至钓鱼网页,可能会导致更大的财产损失。

另一种更严重的后果,则是有可能对整个网络安全造成。360安全专家王丁说:“网页挂马,也就是带有病毒木马的网页已成为目前主要的互联网安全之一。”用户被劫持到挂马网页,就会感染木马病毒,从而被黑客控制浏览器乃至电脑,更有甚者还会使用户电脑成为僵尸主机,被用来其它电脑。如DDoS(分布式服务),也就是在某一个时刻,控制成千上万甚至更多用户电脑的浏览器访问同一网站,该网站可能会瞬间崩溃。

“一般来讲,一些浏览器主页服务商主页,主要是为了引导流量,以商业行为为主,不会对用户的电脑做出窃取用户隐私信息等行为。真正的安全隐患来自于黑客的劫持以及访问,利用替换的钓鱼页面骗取用户信息输入。这种劫持已成为互联网黑色产业链条的重要一环,也是当前很多网络电信诈骗的重要形式,亟待加强治理。”陆峰说。

多位专家表示,从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来看,浏览器主页被劫持的行为频发,会极大地市场竞争秩序,不利于互联网行业的健康发展和创新。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浏览器是计算机的重要应用软件,也是互联网应用的基础性软件。一款浏览器的自主研发投入巨大、耗时耗力,需要编写的代码超过千万行。如果靠劫持主页就可以占有市场、赢得用户,那还有谁会把精力放在自主研发、提升产品品质上来?长此以往,行业创新将难以为继。

中国互联网协会副理事长黄认为,这些问题是互联网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出现的。互联网时代讲究流量为王,谁有了流量,谁就掌握了创收的法宝。浏览器是个人电脑通往互联网世界的主要入口,也是智能手机等移动终端上网的重要通道。一定程度上讲,控制了浏览器,也就掌握了用户的流量导向。

广告这么多,运营浏览器主页的服务商能挣多少钱?记者拿到某网站的广告市场报价显示,“首页右侧电梯浮层”的价格为17.5万元/天,“浏览器新标签页默认开屏”的价格为70万元/天,“热点新闻弹窗”视不同,价格从几千元、几万元到上百万元不等……这家企业的营业收入中,互联网广告及服务贡献了绝大部分。可见锁定用户访问的固定页面有多重要。

第二种赢利模式主要通过搜索引擎来实现。业内人士介绍,这些浏览器主页上的显著都设有搜索条框,一些热词、关键词的搜索都会给浏览器主页带来收益。每次点击带来的收益通常在几毛钱到几十元钱不等。搜索引擎用户量越多、排名越靠前,其热词的竞价排名收费越高。

第三种赢利模式则是通过采集用户信息来实现。“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精准的广告投放?就是有了较为精准的用户画像。”专家表示,PC端用户行为数据的收集主要通过网页浏览,移动端则主要通过APP的各种权限来采集。而这些信息,都已经成为互联网黑色产业链条的商品,被明码标价。

周亚金说,将用户的主页锁定到一些搜索引擎、电商网站,软件和被推广的网站都从中获利,算是一种比较“温和”的做法。如果将主页定向到一些博彩赌博网站、钓鱼页面,进一步获得用户的支付信息,那就是的诈骗和非法牟利。

安全专家表示,一些相对基础的软件作为计算机底层软件,拥有较限,因此更应该慎用这种“”,任何对用户电脑的干预行为都应该以“实现功能所必需”为前提,而不是借用户安全的名义,擅自变更用户浏览器主页来抢夺流量。

2015年11月,上海浦东法院判决了全国首例“流量劫持”案,其背景就是,网民想要访问A网站,却被突然劫持到了B网站。法院以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判处两名被告人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在案的作案工具以及退缴在案的违法所得予以。2018年底,最高将该案发布为指导性案例。胡钢认为,法院的这一判决表明,劫持流量行为不但违法,而且也会构成犯罪。这对于“流量劫持”的治理具有样本意义。

与此同时,“免费”不能成为网络经营者违法的托词。绿盟科技资深网络安全工程师肖召红表示,软件研发的成本比较高,我国大多数软件免费提供给用户使用,流量套现是主要商业模式。近些年,面向用户端的网络红利逐渐耗尽,不少软件企业面临较大的压力。这是部分软件企业冒着损害用户利益的风险,想方设法引流的原因之一。

首先,由于应用场景多样,监管、取证的难度较大。吴沈括说,理论上,只要存在数据的传输,就存在“流量劫持”的可能性。数据流通的多个环节如应用程序端、由器端、运营商端等,都有可能被实施“流量劫持”。多种多样的场景和技术手段,加大了监管的难度。

黄说,如果用户的浏览器被劫持,通常可以向宽带运营商、广告平台投诉举报,以及向“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举报。但“12321”主要起社会监督作用,网民举报以后,中国互联网协会按照自律公约或者细则的向社会,将相关企业列入。但目前“12321”受关注度还不够高。

实际上,我国目前已出台不少规范“浏览器主页劫持”等行为的法律规范。吴沈括介绍说,2017年6月实施的网络安全法第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七条等,都从原则性的角度否定了“流量劫持”行为,但在实践中还需要更详细、可操作的条文。

“加大对网站经营者、搜索引擎的监管力度,要鼓励其与网络黑色产业对抗,共同创造一个良好的互联网。”肖召红期待,工信部、网信办和三部门应进一步加大协同治理的力度。同时让市场监管总局等相关部门也共同参与,互联网协会等行业协会应推动行业加强自律规范。

陆峰表示,我国现行法律法规在个人信息方面的有关原则性较强,缺乏具体的实施细则,企业操作的回旋空间还很大,仍需进一步细化。工业和信息化部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工信部正在加强政策研究,下一步将配合做好《个人信息保》立法工作,从操作性上细化法律法规要求,细化标准,如引导企业分场景获取用户明确授权,不“强制索权”等。

中央网信办网络安全协调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近年来,各有关部门持续对网络黑产加强监管和打击。组织开展“净网”、黑客和个人信息犯罪打击整治等一系列专项行动。工业和信息化部开展专项行动,清理移动智能终端预置恶意软件等问题。中央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市场监管总局开展了APP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专项治理。今后各有关部门会继续按照“打源头、摧平台、断链条”原则,对利益链条的上中下游全链条进行打击和治理,包括针对上游提供恶意程序等工具和技术支持、中游实施恶意劫持行为和下游进行利益变现的渠道等一系列问题。

工业和信息化部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工信部高度重视用户个人信息工作,近年来不断强化电信和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监管工作,如定期开展技术检测和监督检查,对违规收集使用用户个人信息的企业或手机应用软件进行查处和。该负责人表示,今后将强化监督检查,督促企业落实现有规章制度和行业标准,特别是在用户个人信息收集使用规则公示告知、征得用户授权同意等环节,充分保障用户的知情权、选择权。

资讯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