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资讯网
每日资讯网
热门搜索:  ZK1kF3GP  1111  as

酷骑小鸣押金难退 共享单车行业恐再次洗牌

导读:新京报记者独家获悉,酷骑单车近日致信内部员工称,目前公司资金确实非常紧张,甚至可能会影响到公司的正常运营,让员工自愿选择去留。无独有偶,小鸣单车最近也押金难退的泥

新京报记者独家获悉,酷骑单车近日致信内部员工称,目前公司资金确实非常紧张,甚至可能会影响到公司的正常运营,让员工自愿选择去留。无独有偶,小鸣单车最近也押金难退的泥潭中,甚至惊动深圳市消委会督促其尽快实现押金“即还即退”。

小鸣单车、酷骑单车押金难退的事情愈演愈烈,这个在共享单车诞生之初就备受关注的问题,再次被推至风口浪尖。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有些共享单车企业将押金交给银行来存管,但也有不少企业自保押金。动辄数以亿计的单车押金,该如何安全?

据酷骑单车官网显示,酷骑单车共有16个分公司。日前,西安报道,酷骑西安分公司已经人去楼空。一位已离职的酷骑河南分公司员工告诉河南商报记者,24日下午,酷骑河南分公司的50多名员工,已有多数签署了离职协议。酷骑单车沈阳分公司的工作地点也已经停止办公。

面对押金难退问题,8月底,酷骑单车回应称,“因酷骑近期上线一批新功能,由于时间短,功能更新频繁,系统出现不稳定,导致部分用户退押金迟缓。”随后还表示,资深首席技术官及技术团队将很快入职,届时将“减少技术原因给用户造成的各类困扰”。

然而这些措施并未缓解酷骑单车燃眉之急,9月22日晚,酷骑单车人事行政部致信员工,信中提到“目前公司资金确实非常紧张,甚至可能会影响到公司的正常运营,员工工资的正常发放,为了不影响员工的正常生活,公司给大家一次自愿选择的机会”。

9月26日上午,新京报记者实地探访酷骑单车总部,公司正常办公,工作人员正在处理押金退还问题。“必须本人退款,不能帮忙代退。”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填完信息就可以马上退款。“我打了好多次客服电话,都没接通,想着来总部看看能不能退。”从大老远跑来退押金的张女士如愿以偿。

新京报记者向工作人员表明来意,对方将记者领到内部办公地点,其与同事沟通后向记者表示,“负责人不在,我们也联系不上,不方便透露相关信息。”还有酷骑单车合作商向新京报记者表示,酷骑单车欠其数十万元还没结清,具体数额对方不便透露。

广州的夏小姐向新京报记者反映,“今年四五月份,我在广东时经常用小鸣单车,用得比较顺畅,而且当时押金退款也挺及时。”8月份,她在上海出差,因为急事又使用了小鸣,结果发现单车经常是坏的,于是申请退押金,申请后好长时间,押金都没有到账。

然而并不是所有用户都这么幸运,东莞的李先生就是其中一个。8月7日李先生使用了小鸣单车,两天后申请退还押金,如今一个多月过去了押金也没到账。李先生多次联系客服,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还能怎么办,两百块钱也懒得耗费心思去管它。”李先生无奈地说。

互联网行业的窗口期只有半年,共享单车行业后面进场的玩家已经没什么机会了。接下来,小的共享单车企业会越来越。今年6月停止提供服务的“悟空单车”就是一个例子。悟空单车上线仅5个月就停运,90%的车都已找不到,成为行业首家彻底退出的企业。

此前,3Vbike共享单车也宣布,因大量单车被盗,从6月21日起停运。经过整修,两个月后3Vbike决定升级单车品质,改装防盗定位智能锁,转型本地加盟的经营模式。该转变的进展如何?9月25日,3Vbike创始人巫盛华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进展比较缓慢。”记者注意到,巫盛华在运营新开发的一款防骗教育APP“骗你没商量”。

随着近期北上广深等12大城市出台共享单车新政,单车企业的无序扩张受到,随后资本的热潮也开始降温,共享单车行业进入到一个关键的时期。今年已先后有悟空单车、町町单车、3Vbike共享单车停运或破产。如今第二梯队的小鸣单车、酷骑单车又押金困局,押金问题是否将成为共享单车企业“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业内人士称,此前共享单车企业纷纷入局,其中不少是奔着押金来。艾瑞咨询2017年Q2研究数据显示,从月度设备数指标来看,摩拜和ofo处于行业第一梯队,月度设备数超过3000万台;第二梯队企业数量较多,以小蓝单车、酷骑单车、哈罗单车、小鸣单车为代表,在部分城市保持一定市场占有率,月度设备数超过100万台。第三梯队企业APP月度设备数未超过百万。按照各平台要求用户缴纳的押金数额简单估算,押金最多的可达到数亿元,最少的也在1亿元左右。

共享单车企业把用户的押金放到哪儿了?目前业内除了鼓励免押金,还有不少企业选择设立专门的银行账号,进行第三方监管。除此之外,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不少中小型共享单车企业的押金是由自己公司保管。9月25日,3Vbike创始人巫盛华告诉记者,“公司收的当然公司保管。公司收了押金,就要负责任安全。”

9月25日,新京报记者查看摩拜单车、ofo小黄车、小蓝单车、酷骑单车、小鸣单车、小强单车、哈罗单车等共享单车APP的用户协议或用户指南,ofo小黄车提出由中信银行监管,其他共享单车均未提到押金去向问题。酷骑单车在APP“安全保障”中写道:“押金保障、充退无忧,与银行相同的安全保障体系,执行互联网数据安全的行业标准,保障用户财产安全,押金充退退返责无旁贷。”

今年6月,酷骑单车就押金问题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之前一直存在招商银行。”记者向招商银行北分求证时,招行北分方面告诉记者,“涉及客户隐私,不方便回复。”当记者追问酷骑单车是不是招行的存管客户时,对方表示“不清楚”。

5月份交通部公布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鼓励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企业采用免押金方式提供租赁服务,并要求企业建立完善用户押金退还制度,积极推行“即租即押、即还即退”等模式。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最早呼吁对押金监管,他认为,“共享单车押金监管是为防止企业挪用,假设未来企业经营不善倒闭,用户不会受到损失。”按杨东的方案,共享单车押金存在银行,企业不能接触。对于最近一些共享单车企业此前也有第三方监管,如今被曝押金难退,杨东认为,共享单车企业并没有切实履行责任。

杨东认为,单车押金从法律上讲属于物权法所的“动产质权”。“企业将客户押金用于投资理财的,应当取得客户同意。投资收益的分配应与客户协商一致后决定。对于未经客户同意,擅自客户押金的,损失应当由企业承担。”

资讯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