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资讯网
每日资讯网
热门搜索:  ZK1kF3GP  1111  as

送外卖抢时间交通事故高发 送餐车上违法将严管

导读:如今互联网订餐快速增长,部分外卖送餐一味追求速度,交规导致的交通事故频频发生。目前全国各大城市外卖骑手交通违法较为普遍,事故发生率高发。交管局统计数据显示,外卖送

如今互联网订餐快速增长,部分外卖送餐一味追求速度,交规导致的交通事故频频发生。目前全国各大城市外卖“骑手”交通违法较为普遍,事故发生率高发。交管局统计数据显示,外卖送餐员最常见的交通违法行为有闯红灯、占用机动车道、逆向行驶和超速。

本报记者了解到,地区法院去年1月1日至今受理的相关案件中,在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方面,送餐员负同等以上责任的约占65%,主要责任事由体现为、违反交通信号灯、超车抢道等。送餐员受伤索赔与事故相对方受伤索赔各占50%。这些案件均凸显出餐饮外卖行业中存在众多法律及安全风险。

为什么涉及外卖送餐员的交通事故多发?一位送餐员告诉记者:“入行时也知道送餐属职业,自己决不闯红灯,可是现实做不到,时间太紧了!公司的超时罚款特别严格,送晚了遭投诉还要被罚几百元,电动车只能骑得飞快,很多同事都出过大大小小的交通事故。”

除了避免超时罚款,拼命接单挣提成也是送餐员们超速、闯红灯和疲劳行驶的重要原因。不少送餐员拿到底薪三四千元,但必须完成300至600单不等保底量。在海淀区干活的一位“骑手”称,每月前200单一单提3元,接单越多提成越高,500单以上的一单提6元封顶。

另一位送餐员提到,虽然公司提供住宿,但自己要掏上千元房租,每月饭费也得上千,还得租电瓶车。一个月就算应得6000元,碰上不熟找地方、被多次罚款的情况,再减去必要花销,不拼命跑的话,连3000元都剩不下,不闯红灯是不可能的。

“骑手”小王送餐时赶时间,驾驶摩托车驶入快速车道内侧,却没注意到道中心护栏开口,也来不及避让,就与中心护栏发生剐蹭,摩托车失控倒在一辆小客车左侧保险杠上。小王也倒在血泊中,胸椎、肋骨和手指都骨折了,经急救住院19天,伤情仍很严重,只得又卧床4个月。

“哪怕月收入只有3500元,4个月也有上万元,损失太大了。”小王起诉要求小客车车主和保险公司赔偿,但因自己违规驾驶摩托车驶入快速车道,被海淀法院判决自担30%的经济损失,只获赔4400多元。“本想做‘骑手’赚快钱,为了一单10元钱,结果却把自己搭进去了!”

事发后,公司不承认与他的劳动关系,周斌无法获工伤赔偿,遂提起劳动仲裁。公司对仲裁结果持,诉至海淀法院。由于经济困难,周斌只好先起诉要求轿车车主宋女士和保险公司赔偿。虽然最后达成调解协议,但周斌仍很惆怅。“现在我身残了,没工作,家里还有母亲和年幼儿女要抚养,可因为我负事故主要责任,拿到的这点赔偿很难弥补损失。”

张慧聪认为,刘畅需接受公司管理与惩,体现了较强的人身依附关系。从工作内容看,他从事的是纯粹的劳务;从利益归属看,他提供的劳务属公司生产经营活动的一部分。所以,法院认定刘畅与该公司存在事实上的劳务关系,判令该公司赔偿赵先生损失。

一家公司送餐员孙宇(化名)骑摩托车与丁先生驾驶的三轮车相撞,丁先生受伤,经鉴定为重伤二级。孙宇没有机动车驾驶资格,被认定负事故全责。两个月后,孙宇经警方电话通知后投案,但丁先生放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请求对孙宇从重处罚。最终,海淀法院认定孙宇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这位送餐员为何会被?张慧聪说,孙宇不仅因交通肇事致一人重伤,负事故全责,且符合无驾驶资格驾驶机动车辆的情形,构成交通肇事罪,应承担刑事责任。“在现实生活中,送餐员车辆分为自带与单位配置两类,车型以二轮摩托车及电动车为主,均属机动车范围。但大部分送餐员并未将它们视为机动车,驾驶无照车辆出行及无证驾驶情形十分普遍。”

“送餐交通事故”引发的悲剧还在不断上演,但网络餐饮送餐行业用工仍有诸多不规范之处,张慧聪送餐员做合格“骑手”,虽然工作对时间要求高,但仍需时刻谨记安全第一,严格遵守交规,驾驶摩托车等应持相关驾照,并驾驶有牌照车辆,注意避让行人、骑车人等。

9月30日前,深圳交管部门将对1.7万名外卖“骑手”进行交通安全知识培训及相关网上考试。而今年以来,当地交管部门共查处非机动车违法行为27.5万余起,其中涉及送餐企业送餐员交通违法行为3.3万余起,占12.15%。

资讯标签: